尼泊尔的两只狐狸
@ Song Jiahao · Tuesday, Sep 29, 2020 · 1 分钟阅读 · 更新于 Sep 29, 2020

  “听说狐狸这种动物,性灵,情重。愿再重逢,无分离。愿得原谅,得白首。” ——Sophie

尼泊尔的两只狐狸

  很久很久以前,在尼泊尔的森林里,有两只小狐狸。他们住的很近,在觅食的路上面击了。互相闻来闻去,母狐开心雀跃的转圈,公狐有点呆有点开心。从此,它们经常在一起玩,去探索森林里未曾发现的宝藏地带,危险里藏着快乐。母狐对于未知总是充满好奇,它吧嗒吧嗒的眨着好奇的眼睛的时候,是公狐最担心的时候。它默默的守护着,但也知道,森林看似美丽神秘,也充满凶险。眼前这只傻子不知道是怎么长大的?危险世界,它竟觉得好玩?
  他们在安全的领地里一起散步的时候,公狐的步伐总是稳健,哪怕在安全的地方,它也是时刻防范着危险,精神紧绷,总是很难真的放松。母狐呢?你就不管了,开心的跑前跑后,话多,表情多,小动作多,一会儿去看看花,一会儿去逗逗蝴蝶,可是忙活。它总是很开心,它好喜欢公狐啊,严肃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帅,哈哈哈抱歉,我能想到的只有这个词,没啥文化,反正就是很迷人。尤其眼睛,就像山脉中间的一泊湖水,阳光照下来,泛着温柔。想起公狐的时候,母狐的眼睛会眯成一条线,不是害羞的低下头,是开心的仰起头。
  再后来,他们住到了一起,还是和以前一样,出双入对,从未分离。只是,公狐越来越严肃,越来越不喜欢探险了,那未知的地方好像比以前危险了更多。很多次,母狐想去外面看看,殷勤很久,公狐仍旧不愿意,就作罢。因为很多地方,它也只是想和公狐去的,自己去,想想都觉得没意思。公狐真的好好呀,它会给母狐带花回来,是路边的小野花。母狐懒起来的时候,公狐独自去觅食,有时候要出去好几天,母狐就在家里很是懊恼自己没有陪着,一边懊恼一边担心。每次,公狐都帅气归来,带着美味的食物。公狐从不独自食用,它会叼着食物跑很远的路,一口气跑回来,它们一起吃。
  他们度过了很幸福的时光。唯一的遗憾是,母狐有时候想,公狐要是能答应一起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多好啊,它一心念叨着远方的草原,想去看看,和公狐一起在草原上奔跑,一定会很快乐的。公狐知道母狐的心思,它小心翼翼地守护着现在的安宁,只想就这样一辈子,一点点风险都不想要。母狐那时不懂,世事无常。它总觉得,既在一起了,就一定是一辈子的了,死的时候肯定也是一起的嘛。只要在一起就好了啊。
  后来,母狐怀孕了,公狐就更严肃了,想想觉得有些好笑,公狐严肃起来的样子比它实际年龄看起来要老一点点的哈哈哈哈。但总体,它们特别开心,又有些紧张。母狐生了三只宝宝,当了妈妈的它,并没有一夜长大,而且越来越大胆,开始幻想一家五口出行的画面,孩子们也会很喜欢吧,它这样想。公狐比以往更多的频繁独自觅食,外面的凶险它不会告诉母狐和孩子,不擅表达大概从那时起就开始了吧。
  等孩子大一些了,母狐试着和公狐商量出行的事情,公狐总是没有回应,它总说“现在不好么?”母狐觉得现在很好,可是一起去外面看看不是更好么?有一次,母狐又开始了吧啦吧啦,传说中的草原多么美丽,一大片绿色可以奔跑打滚,绿色多的看都看不完呢。结果,公狐生气了,很生气,任母狐怎么卖萌都没用,好几天不理母狐。母狐也生气了,很生气。于是,她觉得自己去看看。现在想想,她好天真啊。她简单的规划了一下,去多久,路线怎么走,大概什么时候回来,心里还想着,等自己回来了要和公狐说外面有多好玩,这样下次他就会答应一起去了。结果,和公狐说了之后,他更加不理她了,拿她当空气,她气坏了,转身就走了。边走边赌气。
  公狐开始自己带孩子,再一次的狼群袭击中,一只宝宝腿受伤了。他应该很想她吧,也是真的气她吧。母狐呢,一路找着草原,翻越群山,穿过无数森林,荒原,这一路,她好孤单,总是想着公狐和孩子们。也后悔也生气也思念。遇到危险的时候会想他,看到美景会想,看到月亮,看到湖泊,看到花。直到,看见草原,那一刻,眼前果然如传说一般,无尽的绿色蔓延,她委屈的哭了起来。草原真的很美,但她真的好想回家,一刻也不愿多呆,甚至不愿踏足。她又开始往回跑,回家的路比探险的路要快很多,也开心很多,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。
  母狐离开的大半年后,她终于回来了。一路上,她都在想公狐是不是还在生气啊,看到自己会不会应该会很开心就气消了吧,孩子们会不会很大了。终于,她跑到了熟悉的森林,熟悉的路,熟悉的树,熟悉的家门口。眼前,面目全非,荒芜以久公狐和孩子都不在,懵了。眼前的景象不像是遇到不测,是他生气了所以带孩子离开了么?她跑上山谷顶,往下看去,一遍遍寻找,找不到任何踪迹。
  母狐不知道的是,两只小狐狸已经长大,先一步离开了家。公狐一直照顾着腿受伤的那只小狐。一次危机的狼群袭击,公狐无奈,带着孩子离开了家。他一直没有等回她。我不知道领地对于狐狸到底意味着什么,只知道,母狐的离开和失去领地对于公狐的打击很大,很大,他很受伤。 后来,母狐就是在寻找,一直在找。她痛恨自己当时的离开,如果,没有如果。一直到死前,她都没有找见。 故事里,不知道公狐最后的生活,只知道,他很想她,既不怪她,也没有原谅她。
  这是三千年前,尼泊尔的两只狐狸,它们的故事。听说狐狸这种动物,性灵,情重。愿再重逢,无分离。愿得原谅,得白首。

如果这不只是故事

  “我看了与神对话的这本书 书上有一句话大意是,我们对自己所爱之人的职责是让他学会独立,让我们的爱把我们所爱之人推向世界,让他们完美地经验他们的身份,而不是以爱之名去操纵别人的生活,让他们觉得离不开我们就活不下去。”
  如同这句评论中的话,我也希望自己不要犯这种错误。不知道小皇后有没有觉得我也偶尔的会忽冷忽热,有的时候感性,情绪饱满充盈;有的时候理性,有点冷若冰霜。当我会想起这些变化,我才突然想起似乎确实如此,有时候我把它归咎于情绪状态随着身心的状态的变化而不同。但是话说回来,真的只是因为如此吗?
  或许不然,那般的情绪变化,应该来自于对未知的不确定。第一次的热烈在什么时候啊?在小皇后跟我说他也喜欢浪漫的星空,她也喜欢星辰大海,她也喜欢星际穿越。一个喜欢星空的人,必定保有着对于我们所存在的这个世界的好奇心,必然保有着对于自然的敬畏,也必然如同星空一样静谧美好而又深邃。我暗暗的欣喜,这个姑娘有些迷人,这份喜欢要是能让她知道该多好,但是我似乎并没有时间经营这段情感,至少说这么一小段时间内是如此。
  没有人可以躲得过心里的喜欢,哪怕是老冰箱。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我才发现这份美好不止如此。彻夜的畅谈并没有让我因为差点迟到而觉得生气,而是开始考虑我是应该真的可以托付内心了吧?没有什么时刻,我能像当时那样轻松而且安静的讲起过去的事,内心没有伤感,没有留恋,没有懊恼,没有不甘。但是和小皇后的聊天,第一次觉得心底里有一个久久没有解开的结突然就消失了。我终于可以解开心结鼓起勇气和小皇后一起了呢!我可以收起所有的称之为乐观坚强的伪装,卸下身上的盔甲,抛开那些或自己或外界套在身上的枷锁,在小皇后那里我可以不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大人,我可以不是一个专注努力的学生,我可以不是一个嘻嘻哈哈的乐天派,我也可以不是一个满是道理的哲学家;反之,我可以是我本来的样子,我可以哭哭啼啼,我可以沉默寡言,我可以聪明伶俐,我可以傻里傻气,我可以唉声叹气,我可以是任何我本该的样子~~
  我想我可以在她那里没有任何顾虑,做个孩子,把心交给她,把最软弱的地方交给她让她保护吧。那样子该多美好!
  “我之前有些是为了迎合你的,有一部分是装出来的,你发给让我看的我觉得没什么意思,我就随便看了看。”“哼,你套路我。”只是一句哼就不再怨你是不是真的喜欢,是不是装出来骗我的。那时候的失落,我觉得甚至比假如哪一天你说不爱我了都更加深刻。她是真的喜欢星空,喜欢自然,喜欢地球,喜欢这个世界嘛?她是因为它们的神秘而喜欢的呢?还是因为我说喜欢才喜欢的呢?那她说的喜欢我是因为真的喜欢我呢?还是有别的想法?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陷入迷茫,不知道这份不确定的感情是源于你的喜欢,还是源自命中注定。
  收到的小礼物那么多,我唯独最喜欢那缕头发。当你说你剪下了好多头发都放着,我便心动想向你讨要一点留着。遥寄青丝一缕,愿君多思量,待白首,莫相忘。每当我不知道小皇后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的时候,我总想起这缕头发。如果不是真的喜欢,她哪会寄来这缕头发?!一想起她把头发用小皮筋儿绑起来,用发卡固定好,放进盒子里,寄出的时候偷偷摸摸地在快递备注上画上小心心,我瞬间觉得小皇后应该是最可爱的存在了吧!
  怀着一丝忐忑和不安,还有满满的期待,与小皇后在现实中见面了。所有的不安和疑虑都消除了,这份感情你我与共,原来你是这么甜甜的一个小可爱呀!但是不由得就来了压力,我一定要考回到武汉来,不然我们只会渐行渐远,我舍不得因为异地相隔就让这份美好就此结束,尽管你说要是不能在一个城市,我要经常去看你,但是相比于只有文字、语音和电话,我更喜欢和你呆在一起的安全感和舒适感。
  亲爱的小皇后呀,你总会担心将来我沉溺于工作,沉溺于学习对你的闹腾不管不顾,或许就像是公狐狸那样稳健、保守、严肃、呆板、无趣,似乎真的是一点都不好玩。我多想和你一起去体验一些神奇的经历,你说你喜欢在列车上看窗外景色变换,我就去询问中欧班列那条铁路线怎么样才能走,我也想过如果有机会,或许可以一起在瑞士的阿尔卑斯山脚下定居享受悠闲的生活,不问世事。但是很多时候不得不专注于眼前的事情,或者专注与那些足够支撑起这些美好的努力。
  我希望我们能跟贴近彼此,让彼此更加勇敢无畏的去经历想要经历的一切。但是我们更要找到那个最合适的点来平衡我的理性和你的感性。放心啦,你已在我心里住下,我也将我们规划进了未来,你若不离,我便不弃。你是我的盔甲,但不是我松懈和停步的理由。将来有太多的美好值得我们共同期待!
  今日就先写到这里,省去蛮多无聊的说教~
  我爱你,我亲爱的小皇后,轻轻告诉你,你寄来的头发,闻起来是熟悉的味道。(略略略~~~,也可能是因为我们都用一样的洗发水)

Song jiahao

社交链接